济宁工程机械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> 土方机械

挖掘机与文物保护上演龟兔赛跑

发布时间:2021年11月17日    点击:[0]人次

挖掘机与文物保护上演“龟兔赛跑”

近年来,因为施工单位隐匿不报,城市建设过程中发现的文物古迹遭受不可逆转破坏的现象屡见不鲜,难以计数的宝贵的“文化记忆”在挖掘机的长臂下毁弃,城市考古正面临城市建设“抢工期”的巨大挑战。

多少文物毁于挖掘机

2006年,杨兴东承包了该路段挖排水沟的工程,事发时,挖掘机司机吴某最先发现地下有木椁墓的木头,他向杨兴东请示“怎么办”。 “别管,继续挖!”杨兴东一声令下,挖掘机在两个小时内将庞大的古墓挖了个“底朝天”。整个墓葬被挖掘机彻底破坏,里面的文物去向不明。考古专家推测,这座墓葬很可能是秦朝时期一名高官的墓葬,墓主可能是秦灭蜀国的历史见证人。这种墓葬在成都平原还很少发现,文化价值非同寻常。

2007年,江宁区方山脚下一工地,挖掘机在取土时,发现多座古墓葬,司机不但不上报,相反还把古墓葬毁坏。

2008年,泉州南安丰州皇冠山的一古墓是9日被铁路施工人员作业时挖掘到的,因挖到不少青瓷“宝物”,当场遭到村民和工人的哄抢。

2009年,重庆永川区一座极为罕见的壁画墓,由于一条在建县级公路而再现人间,然而几个月后,包括壁画墓在内的14座保护线内的古墓却又被施工单位用推土机夷为平地。工程建设与文物保护的冲突事件不时发生,各方当事人各执一词,最后受伤的却总是文物。

2010年,在江苏省文物局一道道保护令之下,13座宋元粮仓遗址,还是在挖掘机不停施工中,遭到巨大毁坏。考古“新发现”尚未与公众见面,已经面临着消逝的可能。

“在考古工作进行抢救性发掘的时候,挖掘机、推土机等大型工程机械,还一直在考古人员身边作业”。南京博物馆考古所所长林留根对此非常气愤,“如意江南”建设方对13座宋元粮仓遗址的破坏“是惨烈的”。

2011年,一代忠烈留在济南的印记,如今一下子荡然无存济南市考古所曾经力保八年的武岳庙,终究还是被拆了,砖块和木材露天堆放在一边。昨日下午,在武岳庙的原址上,一台大型挖掘机正在轰鸣地施着工。

2012年,四川合江县古城墙被挖掘机损害。挖掘机挖头所到之处,古城墙体均出现不同程度受伤。居民议论纷纷,那可是老祖宗留下的古城墙,哪有这样施工的?施工方让挖掘机开上古城墙施工,没有得到文管部门的许可。

2013年3月,南京南站附近G07地块施工,挖掘机毁坏了5座六朝古墓。诸多古文物被挖掘机毁坏的例子数不胜数,将还有多少宝贵的文化遗产在挖掘机前加速消失?

在每一天、每一个夜晚,将还有多少宝贵的文化遗产在挖掘机前加速消失?

每一座历史建筑,都是一段历史文化印记的承载,见证了经年历史的沧桑和民俗文化的沉淀。我们追求城市除旧布新的现代文明,但不意味着放弃历史,在挖掘机的轰鸣声中,将古建筑推倒、拆除,让位给城市建设与商业建筑后,该怎样去保留对文化和历史的追忆呢?

从最深层的原因来看,关键的问题还是在经济利益驱动下,从管理部门到施工单位的文化价值观念都是扭曲的,在缺乏完善的法规和有力的执法的情况下。频频出现令人痛心的毁坏文物、破坏历史建筑的现象。如果不对此进行反思和补漏,那么未来恐怕只会有越来越多的文物和历史建筑毁于挖掘机。

与挖掘机赛跑

比起见不得人的盗墓,重点工程对文物的破坏可谓光天化日——各种因素的博弈之下,“先人与今人之争”的矛盾被放大到了极致。

历时10年的《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——临安城遗址保护总体规划》6月底正式出台了,不过在出台一个月之后,规划就遇到了尴尬。杭州市治理交通堵塞的一项重点工程——环城北路地下通道可能涉及南宋都城临安城北城墙遗址,但开挖前未经考古勘察。在媒体报道、反映了市民的质疑后,杭州市建设部门和园林文物部门立即采取了补救措施,经考古人员勘察,所幸开挖处尚未发现古城墙遗址的迹象。相关职能部门也表示,将尽力做好补救工作,在下一步的施工中妥善处理好建设与保护的问题。

改革开放30多年来,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,极大地增加了“与挖掘机赛跑”的基建考古的工作量和工作难度。而时常发生的“秀才遇上兵”场面,更令人忧虑。不少不可移动文物,包括跻身年度中国十大考古发现者,在重量级的重点工程面前溃不成军。比起见不得人的盗墓,重点工程对文物的破坏可谓光天化日。

究其原因,重点工程投资巨、影响广、用途大、工期紧,往往涉及多方利益,还有可观的税收和GDP贡献。各种因素的博弈之下,“先人与今人之争”的矛盾被放大到了极致。

因此,重点工程建设与文物保护之间如何达到平衡,是对政府部门文保意识最为真切的考验。政府部门应该做到对重点工程建设科学规划、合理布局,对文化存有敬畏之心、树立法制意识,在重点工程建设与文物保护之间实现双赢。

文物保护为何跑不过挖掘机

就在各地纷纷争名人故里、向历史古迹要经济之际,有些地方却反其道而行之,强拆历史遗址,新建现代高楼大厦。据报道,江苏镇江13座宋元粮仓在挖掘机的不停施工中,遭到巨大毁坏。取而代之的将是一个大型商住楼盘“如意江南”。

眼看着一项考古“新发现”尚未与公众见面,就面临着消失的危险,不但考古人员揪心,镇江这座历史文化名城也引来关注。好消息是,镇江市11日作出决定,叫停涉及市区宋元粮仓仓基遗址的“如意江南”小区项目建设。

挖掘机停下了伸向历史遗址的“魔爪”,但大规模施工给部分遗存造成破坏的事实已无法弥补。镇江方面表示要对相关问题作进一步调查,但调查终究恢复不了千年粮仓的原貌,能否最终停下挖掘机、推土机的步伐,恐怕也不好说,毕竟现在只是暂时叫停项目建设,并没有说为了保护遗存,要永远停止这个项目。

其实,类似的事例在很多城市已是习以为常。就在前两天,新华社报道说,西安将投资120亿元对西安城墙景区进行整体改造和提升。西安古城墙是举世闻名的重要文物古迹,这一带有商业色彩的“改造计划”将改变其景区原有风貌,加进现代商业开发因素,从而引发争议;再如,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——内蒙古自治区土城子古城遗址的墓葬区内开发房地产,大理州级文物保护单位龙首关遗址因公路建设墙体被破坏……

在这一系列事件背后,暴露的是城市经营理念上的房地产思维,以经营房地产的模式来经营城市。于是,一切都可以为房地产的开发让路,哪怕是历史遗址,其结果或是被强拆,或是想方设法地添加进房地产因素,让地价增值。如镇江的千年粮仓,虽然入围了“2009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”初评名单,国家文物局和江苏省文物局也先后多次发文要求予以保护,但开发商却与考古部门抢时间,在文物部门还没来得及论证之际,先下手为强,造成破坏的既成事实,从而为自己的房地产开发开道。开发商何来如此胆量?

事实上,经营城市和经营房地产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。经营城市必然要求保护历史文物,因为它是城市历史的见证。以牺牲历史文物换取暂时的土地升值,是典型的急功近利式思维,与房地产开发以获取最大利润为目标如出一辙。GDP增长了,但城市的历史文化却随之消失了。须知,历史文物是用来保护的,而不是用来赚钱的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破坏历史文物、搞房地产开发,与争名人故里的发展思路本质上是相同的,都是GDP焦虑的产物。

如何从根本上解决这种开发商和文物保护“抢时间”的怪状?一方面要加强社会的文物保护意识,不能拿文物作为赚钱的道具。这就要从政府带头做起。千年粮仓也敢破坏,既是文物保护惩罚力度弱的结果,也是对一个城市如何看待历史文化提出的挑战,政府当率先给别人做出榜样;另一方面则要破除背后的房地产经营城市思维,挖掘机、推土机虽然能带来GDP,但这种GDP牺牲的是城市的历史和人文环境,反过来又会推动房价的上涨,给民生带来负担,实在要不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