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宁工程机械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> 工程机械厂家

地底呼吸隧道下施工工作者的冰火两重天2-(新闻)

发布时间:2022年08月05日    点击:[1]人次

地底呼吸:隧道下施工工作者的冰火两重天

地底呼吸:隧道下施工工作者的冰火两重天   人物:周凯

年龄:28岁

职业:莞惠城轨隧道施工段工人

得知笔者要来隧道下,28岁的周凯才提前抹了把脸,穿好短袖和长裤。平日里隧道下的4 5摄氏度高温,让这群汉子只穿着内裤光着身子在微光下作业。好在隧道是男人的世界,并没有女工。

这已是周凯在隧道下坚守的第36天。受制于东莞地质的原因,莞惠城轨隧道正在东莞松山湖等地段缓慢蠕动。尽管地铁上路的时间一天天在逼近,但地底下95米长、680吨重的盾构机,却只能以每天五六米的速度艰难推进。

地底“巨无霸”艰难长长

每天清晨六点多,周凯赶到工地,七点就要下电力井,一天的吃喝拉撒都在近10米深的井底隧道里。晚上七点,当他爬出井底时,月亮已高挂在天空。在井下感受不到地面的温差,灼热的管道里男人们挥动臂膀,抡起铁锤敲打螺杆,或是手握电钻安装螺丝。待混凝土浇筑的管片安装完,一系列复杂程序过后,启动盾构机刀盘。

盾构机每向前掘进1.6米,隧道片就一环一环地拼装。拼成一圈后,城轨隧道环就又变长一点。如此周而复始,从2011年10月至今,这个地底的“巨无霸”在南城白马往新城中心站间匍匐前进了1.4公里。

每天,周凯都会沿着钢铁结构的阶梯缓缓下行,到达隧道底端。贴近城轨双轨线的是一行隧道壁上垒起的不足半米的钢铁通道,悬空近半米。出于安全考虑,每段通道上仅两人同时经过。下隧道行进约五百米,就有一段两三米长、近十米深的豁口,在凿出隧道之初,工程队用炸药炸开这个口子,等装上门,将来隧道轨道铺好通行。这里就是最好的应急生命通道。

电力井两侧冰火两重天

隧道底下行进约一公里,身上的湿冷终于慢慢被扑过来的热风驱散。这是一个电力井,距离地面约十米。这里,也是换气的枢纽之地,冰火两重天的分界线。

继续前行,阵阵热风裹住臂膀,靠近电力井的一侧,悬在隧道顶端的通风机并未开启,直径约一米深的通风管道干瘪下坠,通风之于隧道,不仅能给氧,还能降温。室外26到32摄氏度的气温已经够折腾人了,但隧道这段气温可达45摄氏度。55千瓦的压缩空气系统在隧道里呼啸,直径一两米的液压油箱仿若巨大的弹药库,慵躺在隧道里。

红外线发射仪打出的那条红线直勾勾盯着隧道里前行的人们,除了保证直线水平,这也被周凯用来做吐鬼脸的玩具——— 午间的饭点,让红外线打在喉结上,吐出舌头,工友咔嚓拍个照。遗憾的是,没有手机信号,他不能及时发在朋友圈里。

点炷香作个揖拜拜土地爷

从盾构机操作室狭小的空调室出来,眼镜会瞬间结一层雾。大约三十秒,又能看见臂膀上沁出的汗珠。而从一两百米远折回电力井,仿若蒸桑拿后跳进冰水池。隧道工人打趣说,看这光滑的皮肤,哪像是做工做出来的?

右转十余米,是一个宽敞的纳凉地,墙边有个水泥垒起的小庙台,里面一上一下供奉着两个镶着金边的土地爷。点炷香,作个揖,转身就能上到地面。隧道里的人笑着说,“保平安,工人信这个嘛。”尽管走上地面,工友们都会用皮鞋西装夹克“武装”起来,但井底他们只穿内裤。只是不能光脚,因为上下60度陡坡的阶梯很滑;也不能光着头,指不定什么时候,头顶会落下点砂石。

地底艰难前行的日夜,将来不过是城轨飞车的一瞬间。周凯只希望隧道里运输建筑材料的传送带再快一点。熬过高温,建好地铁,爬出隧道,就将迎来有雨有风有日月的深呼吸。

信息流托管外包

美国八所常青藤名校

美国生物硕士专业